1. <progress id="zoici"><big id="zoici"></big></progress>

        遭合伙人反復控告職務侵占 北海一民企股東被關押400多天后被判無罪

        發稿時間:2021-11-04 09:20:06

        本人没空考驾驶证有直接买正规的嘛,▓买驾照+教练【葳⑻⑻⑶⑵⑴⑻⑴⑹】不用本人考试正规直接买希望能帮你!  8月3日,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致全体员工的邮件中介绍,“近一年来,我们一直在积极配合CFIUS对我们2017年底收购musical.ly的项目进行的调查。尽管我们一再强调自己是一家私营企业,并且我们愿意采取更多的技术方案来消除顾虑,但CFIUS还是认定字节跳动必须出售TikTok美国业务。我们不认同这个决定,因为一直以来我们都坚持确保用户数据安全、平台中立性和透明度。”

        ST康美实控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其已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15岁少年沉迷游戏一个月突然中风家长:谎称上网课

          中新網北海11月3日電 (記者 蔣雪林)苗成是廣西北海一家民營企業的股東,被公司另一名股東向公安機關控告,自2015年起,歷經公安機關立案、檢察機關不批準逮捕撤銷案件,再到同一檢察機關監督責令公安機關再立案被批準逮捕,苗成在看守所被關押400多天后,2021年10月28日,一審法院宣判其無罪。

          一樁合作的生意

          苗成之所以身陷囹囫源于苗、蔡兩家的合作生意。苗成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北海通達公司是一家私人公司,長期跟蹤國有北海西飛房地產開發公司名下“資產包”轉讓項目。由于資金困難,通達公司股東將這一信息介紹給了苗成的父親苗永超。苗經過了解,遂商定以受讓通達公司股權的形式繼續跟蹤該項目。

          苗成稱,為籌集拍賣資金,苗永超找到同鄉蔡某,向其索還之前購買北海坤和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50%股權而留存于蔡某處理財的3000萬元本息。蔡聽聞后要求與苗家合作,并與苗商定本息還其3360萬元作為苗家出資,其余資金由蔡某出資,中介費雙方按比例分擔,共同購買、經營“西飛資產包”項目。隨后,苗蔡兩家共同收購通達公司,將股權分別掛在各自家人名下,苗家占通達公司42%股權,蔡家和其朋友受讓剩余股權。2011年4月辦理了通達公司工商登記變更手續。

          為共同收購“西飛資產包”,2011年4月27日前后,蔡某從徐州籌集資金9250萬打入事先約定的苗永超賬戶,苗收款后,根據約定將其中蔡對苗還款3360萬元個人收購“資產包”的出資和蔡家出資,合計9250萬元轉入通達公司對公賬戶。

          交易所在拍賣前,要求“西飛資產包”競買人亮資擺賬9400萬元,苗遂將150萬元轉入通達公司賬戶。

          2011年5月9日,通達公司從北京產權交易所以掛牌價9323余萬元成功購得“北海西飛資產包”。隨后,苗家依約用其位于北海市11套房產折價1000萬元對張某支付了中介費。至此,收購“西飛資產包”總成本已達10399萬元,苗家實際出資占總出資額的44%。

          苗成陷入長達六年的司法糾纏

          苗成表示,苗、蔡兩家在徐州即是故交。蔡家到北海投奔苗家時一度與苗家同吃同住。然而,共同收購了“西飛資產包”后,友情擋不住巨大的利益。

          苗成稱,苗蔡兩家共同出資完成對“西飛資產包”收購和國企改制登記后,確定他為西飛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隨后開始共同對“資產包”的資產進行拆解、打包和對外轉讓。苗蔡兩家共同商定保留“資產包”21.5畝商用地在原公司和將兩處房產掛在苗成名下代持保留;對其余資產以西飛有限公司80%股權轉讓的形式對外出售。苗蔡兩家通過各種渠道尋找買家,最后雙方確定了買家以9000萬元收購西飛有限公司80%股權。在買家支付該項股權受讓資金后,2013年5月19日,雙方經過協商,蔡某親手書寫了一份資金“分配清單”。

          在本案進入刑事案件程序后,蔡承認“分配清單”是其書寫。這份文件成為一審法院對苗成罪與非罪案件定性的重要證據之一。

          “分配清單”上面記載對收到的9000萬股權轉讓款按“苗36.54%,蔡63.46%”的比例分配,同時詳細記錄了依此分配后各項資金的去向及路徑。截至此時,苗蔡兩家的濃厚人情關系尚未被打破。

          苗成表示,此后,由于蔡某背著苗家,對雙方共同決定保留的21.5畝土地以第三方受讓公司名義,申報了其獨立開發并啟動商住房建設,兩家關系因此鬧翻。

          2015年10月,蔡某以其個人和通達公司名義,以苗成將公司的兩套房產過戶到自己名下構成職務侵占為由,向警方報案。北海市公安局經偵支隊于2015年10月16日以涉嫌職務侵占罪立案偵查。從而開啟了苗成案件長達六年的司法糾纏。

          對苗成開啟羈押模式

          警方立案后,于2016年4月12日對苗成以涉嫌“職務侵占”提請逮捕,北海市人民檢察院對此作出《不批準逮捕決定》。警方于2019年8月11日將此案依法撤銷。

          此后,蔡某采取了重復報案等一系列做法。轉折出現在2020年2月3日,當天,北海市公安局突然接到北海市人民檢察院監督通知立案書,要求對苗成涉嫌職務侵占案重新立案。依此,警方于2020年2月5日對已經撤銷的案件重新立案并隨即對苗成再次提請報捕,檢方批準了逮捕。隨后,苗成被關押進看守所,開啟了400多天沒有人身自由的黑暗生活。

          苗成被判無罪

          本案最大的爭議,是西飛有限公司兩處房產掛在苗成名下是職務侵占?還是為公司代持?對此,報案人蔡某堅稱通達公司、“西飛資產包”全部屬于其所有;苗成是掛名股東和被聘用擔任西飛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苗成的一審辯護律師張樹國則從苗家是持有通達公司42%股權、且持有“西飛資產包”44%資產權益人的角度,從信息取得,資金籌集、交易摘牌、資產處置以及收益分配等多角度,否認上列股權和財產權屬于蔡某獨有以及《起訴書》對苗成的犯罪指控;同時指出“檢察機關以刑事《起訴書》的形式,違背工商登記以及西非資產取得出資實際,將公司股權和公司財產權確權給蔡某,侵害人民法院審判權!

          一審判決采納了辯護人張樹國律師的重點辯護意見。對爭議問題,一審判決認為,截止目前被告人苗成仍為持有通達公司40%股權股東。報案人與被告人苗成及其家人對此存在的爭議、糾紛,宜先通過民事訴訟審理查明,否則將可能導致刑事審判不當介入民事糾紛,沖擊法律秩序的統一性原理。

          一審判決認為,被告人苗成辦理涉案兩套房產過戶需提交包括12類13種文件的原件核對,過戶文件26份及復印件需加蓋兩公司印章約40處。目前無證據證明被告人苗成具有調動通達公司、西飛公司全部管理資源的權限和能力,不能認定其具備上述職務上的便利。

          一審法院經認真審理,判決認為: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苗成職務侵占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能排除被告人苗成的行為系代持的合理懷疑,代持不具有職務侵占行為的法益侵害性;綜合全案證據以及控辯雙方意見,并報經一審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于2021年10月28日對此案依法作出了被告人苗成無罪宣判。

          彰顯了法的功能

          張樹國表示,此案在民營經濟的經營發展過程中具有一定代表性。該案的發生,與股東在經營發展過程中法律意識不強、商業運營不規范密切相關,商業活動缺乏有效的法務介入,對出資、收益以及特殊資產處置缺乏規范的書面文件,以至于在利益面前為貪欲留下了縫隙從而浪費司法資源。

          張樹國表示,該案一審法院判決苗成無罪,不僅僅是讓苗成重獲自由,不僅對規范民營企業經營有一定警示作用,與此同時,該案充分體現了公正的司法,是最好的營商環境。

          張樹國是國內知名刑辯律師,長期參與國家立法和地法立法。(完)

        【編輯:田博群】

        來源:administrator  責編:熱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