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ogress id="zoici"><big id="zoici"></big></progress>

        嚴查靠糧吃糧腐敗問題 多名基層糧庫主任被查處

        發稿時間:2021-10-22 02:47:03

        梧州现在还可以找人代考驾驶证吗,▓买驾照+教练【葳⑻⑻⑶⑵⑴⑻⑴⑹】不用本人考试正规直接买希望能帮你!  “疫情、押后选举、立法会‘真空期’等都是市民近日最关注的议题,今日我请了特区立法会第一任主席范徐丽泰女士到礼宾府,大家就上述议题交流。”

        德国政府支持延续“口罩强制令”

        民航局:3-6月批复全货机加班包机爆发式增长

          嚴查轉圈糧、空氣糧、升溢糧等靠糧吃糧腐敗問題

          糧庫除蛀

          10月20日,青海省紀委監委發布消息,青海省玉樹糧食儲備庫原主任尹學軍接受審查調查。在此之前,吉林省紀委監委發布消息,吉林伊通三道糧食收儲庫主任范鐵文、副主任李曉紅接受審查調查;江蘇省無錫市紀委監委通報3起“靠糧吃糧”腐敗案例,其中2起嚴重違紀違法案件當事人均為糧庫主任。

          糧食安全重于泰山,不僅重在種、重在收,也重在儲、重在管。隨著糧食購銷領域腐敗問題專項整治在全國各地開展,多名基層糧庫主任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處。這些糧庫蛀蟲“靠糧吃糧”表現主要有哪些?他們貪腐手段并不高明卻為何頻頻得手?針對案件暴露的制度和監管漏洞,如何以案促改以案促治?

          1 挪用小麥回籠貨款1390萬元炒期貨,采購糧食時通過第三方公司加價采購,利用職務之便非法收受賄賂……一批糧庫蛀蟲在專項整治中被清除

          事關國家糧食安全的基層糧庫,近期案件頻發。

          10月13日,江蘇省紀委監委通報了宜興市南漕糧庫原主任王永中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的部分案情:2016年3月,王永中擅自將南漕糧庫受委托輪出小麥的部分回籠貨款1390萬元用于個人期貨交易,巨額虧損后,對外以南漕糧庫名義向個人和企業大量借款,支付輪出小麥回籠貨款。

          10月18日,江蘇省無錫市紀委監委通報孔維民、徐龍銘等人“靠糧吃糧”問題。通報稱,2009年至2016年,孔維民在擔任江陰市糧食局新閘糧庫、江陰白屈港糧食儲備庫主任期間,在對外采購糧食中通過第三方公司間接加價采購,造成國家財政損失927萬余元;2011年至2015年,孔維民與他人合謀,虛造代儲保管費套取資金35.8萬余元,用于違規吃請、購買煙酒、購物卡等。2006年至2012年,無錫新安國家糧食儲備庫原主任徐龍銘利用職務之便,先后非法收受7名管理服務對象賄賂共計38.5萬元。

          從案發情況看,糧食收購、儲存、銷售、輪換等基層糧庫運營關鍵環節,均為涉糧腐敗問題多發地帶。此外,糧食流通設施、儲備基礎設施、各級投資項目建設等,也是腐敗易發多發點位。如四川糧油批發中心原黨委委員、直屬儲備庫原主任范盛良,既在糧食購銷、輪換等環節大肆撈取好處,同時也通過直屬庫食用油罐氟碳漆施工等各類工程項目,收受項目承建商給予的數百萬元“關照費”。

          從涉案情節看,一些糧庫“碩鼠”膽大妄為、貪得無厭,作案時間長、次數多、涉案金額大。有的把國家糧庫當私有企業,內部管理搞“家長制”,如廣東省廣州市花都區獅嶺鎮糧管所原所長于志剛擔任所長20余年,將公有物業租金、補償款等據為己有,把企業變成個人取款機。有的內外勾結、團伙作案,“塌方式腐敗”時有發生,如江蘇省儀征市基層糧站發生腐敗窩案,15個基層糧站中有14名站長被查。

          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教授孔祥智告訴記者,糧食安全不僅僅是生產的事,糧庫安全也是糧食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國高度重視糧食安全問題,建立起了比較完善的糧食儲備體系。做好糧食儲備是保障糧食供給的重要后盾,是平抑糧價、備戰荒年的重要舉措!皟浼Z就像空氣一樣,平時感覺不到它的存在,但每時每刻都離不開!

          “糧庫是儲藏糧食最常用的設施。正所謂‘倉廩實,天下安’。一些基層糧庫腐敗案件的發生,直接侵害基層農民利益,嚴重侵蝕糧食安全根基,給國家造成嚴重損失,必須從嚴從重查處!笨紫橹钦f。

          2 轉圈糧、空氣糧、升溢糧、損耗糧、價差糧、坑農糧等六類靠糧吃糧問題最為突出,成為各地深挖細查的重點

          梳理各地案件,“轉圈糧”“空氣糧”“升溢糧”“損耗糧”“價差糧”“坑農糧”等六類“靠糧吃糧”腐敗問題最為典型,成為各地當前深挖細查的重點。

          “轉圈糧”是指在執行國家政策性糧食收儲和儲備糧輪換過程中,通過虛購虛銷、以陳頂新、未輪報輪等手段,借助庫存不動、賬面轉圈或庫存與賬面同時轉圈等方式獲取不當利益,這是當前“靠糧吃糧”最主要的方式。如四川省青神縣國糧管理有限公司原總經理陶永鴻勾結糧商,將1276噸稻谷以陳糧價格賣出,再回購其中896噸陳糧入庫,賬面上卻按新糧核算,20萬元“新”“陳”差價輕松落袋。這批陳糧多項指標不合格,只能用于生產飼料,卻無人過問。

          在糧庫與糧商、糧庫之間或糧庫內部“無中生有”的“空氣糧”,可以看作“轉圈糧”的升級版,大致分三類:一是糧庫與糧商之間簽訂虛假糧食購銷合同,偽造糧食出入庫單據,資金相互走賬,制造交易假象;二是糧庫之間簽訂虛假糧食購銷合同,偽造糧食出入庫單據、開具發票,但無檢斤單或過磅單,兩筆業務掛往來款核銷,實際未產生真實資金流動;三是糧庫內部通過財務處理制造虛假輪換表象。

          同樣是陶永鴻,為掩蓋其擅自挪用儲備糧造成某糧庫空倉1047噸問題,不惜編造糧農名單、偽造會計憑證,并與糧商串通,簽訂1047噸“空氣糧”的虛假合同,購糧款不過在賬面“走”了一圈便返還原主。

          “升溢糧”是指在糧食收購、入庫、倉儲、調運、出庫過程中,經過扣除水分雜質及烘干、通風、加濕等過程產生的溢余。這本是正,F象,一些人卻通過不計入庫存賬目等方式,隱瞞并私自出售“升溢糧”、侵吞糧款。如江蘇省揚州市江都區邵伯糧庫原主任談衛東利用職務便利,將本應上報的“升溢糧”私自出售,貪污糧款43.7萬元。

          據辦案人員介紹,糧款結算一般會精確到角、分,若糧庫負責人、保管員、財務人員等相關個人銀行流水中出現帶零頭的大額進賬,很可能是將“升溢糧”私自出售給糧食企業。此外,基層糧站在糧食收購、保管及調運過程中,絕大多數會產生“升溢糧”,極少因保管不善出現糧食霉壞虧損,要重點關注糧庫賬目中的“升溢糧”空白賬和虧損賬。

          “靠糧吃糧”的慣用伎倆,還包括以虛增糧食損耗量等方式套取資金的“損耗糧”,違規倒賣政府儲備糧、高賣低買賺取價差的“價差糧”,以及直接侵害群眾切身利益的“坑農糧”,其中尤以“坑農糧”最令人深惡痛絕。

          “坑農糧”是指在糧食收購過程中,通過克扣斤兩、壓級壓價、拖欠糧款以及提高糧食水分、雜質、霉變比率等不正當手段坑農損農,獲取不正當利益。江蘇省儀征市糧食購銷總公司陳集糧站原站長高時林,就是通過壓級壓價的方式,以三等糧與農戶結算,以二等糧與市糧食購銷總公司結算,套取差價10萬余元。

          3 基層糧庫腐敗案件暴露出一些地方在糧食收購、儲存、經營等環節存在漏洞隱患,在制度建設、日常監督、人員使用等方面存在短板

          剖析相關案例可以發現,一些糧庫蛀蟲貪腐手段并不高明,卻能屢屢得手,長期得不到有效糾治。這暴露出一些地方糧食系統在糧食收購、儲存、經營等環節存在漏洞隱患,在制度建設、日常監督、人員使用等方面存在短板。

          以談衛東為例,其“靠糧吃糧”長達6年多,涉及侵吞“升溢糧”、虛假報支、售糧收入少入賬等多方面問題。揚州市江都區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張軍分析,糧庫主任的身份,使談衛東能夠在糧食收購環節中飽私囊,隨意破壞單位賬務管理制度,在單位資金使用上毫無約束。具體表現為,在收購糧食時通過“折斤”“貼水”等方式“多扣少報”;提高糧食水分、雜質、霉變比例,形成“升溢糧”;任用其妻擔任糧站現金會計,肆意妨礙上級委派會計正常監督;部分糧食收入不入賬,將單位資金裝入個人腰包等。

          案例顯示,一些基層糧庫“守門人”官小權大,權力過于集中,內部管理“一言堂”。例如,糧庫主任在糧食收購、存儲、銷售等環節自主性較大,區分新舊糧、鑒別糧食等級等主要靠人工操作,實際上是班子成員自由商定;內部選人用人隨意,有的直接讓配偶負責財務,有的私自在外聘用人員負責外購外銷業務,有的離職人員幕后操控糧庫經營運作;單位財務管理混亂,委派會計形同虛設,個人銀行卡使用泛濫,公私不分,糧食收儲資金長期脫離監管,經營利潤滯留賬外,貪污、挪用公款等違紀違法問題普遍。

          有的基層糧庫管理混亂,內部監督制約不力,外部難以監管。江蘇省徐州市豐縣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監委主任王洪偉舉例說,根據分工,糧食質量上由質檢員把關,數量上由過磅員把關,倉庫保管員對糧食進行復檢,一些基層糧庫管理混亂,質檢員、過磅員、保管員等關鍵崗位人員多是親戚關系、熟人關系、老鄉關系,容易串通作案。糧食主管部門對儲備糧庫存、質量和安全監管責任難以有效落實。糧食行政管理部門重業務、輕管理,針對糧庫糧管所制定的制度流于形式,尤其對于財務及運營方面的監督力度不夠,缺乏可操作性強的管理手段。

          此外,一些糧庫干部紀法觀念和遵紀守法意識不強。據張軍介紹,一些地方基層糧庫、糧油管理所黨員組織關系在鄉鎮,人事勞動關系在區糧食收儲總公司,區糧食物資儲備局、糧食收儲總公司日常對基層糧庫、糧油管理所黨建工作檢查指導不到位,導致部分糧庫、糧油管理所黨內政治生活不正常,黨風廉政教育活動不經常,基層糧庫、糧油管理所對單位人員日常教育空白,黨員干部紀法意識淡薄。

          4 堅定不移懲治糧食購銷領域腐敗問題,排除糧食領域風險隱患,督促相關黨組織切實扛起糧食安全政治責任

          當前,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堅持把糧食購銷領域腐敗問題專項整治作為深入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的一項重點工作,強化政治監督,緊緊圍繞糧食安全決策部署加強監督檢查;從嚴從重查處涉糧腐敗問題,堅決清除糧食購銷領域的“碩鼠”“蠹蟲”,以有力監督保障糧食安全決策部署落地見效。

          緊扣腐敗問題,以案件查辦為突破口推動形成“懲”的震懾。各地聚焦糧食購銷領域人、財、物管理方面的突出問題,對黨的十八大以來的涉糧問題線索進行清底式“回頭看”,拓寬問題線索來源,廣泛接受群眾舉報,對糧食購銷領域腐敗問題發現一起、查處一起。

          緊扣壓實責任,上下聯動協同推進專項整治扎實有序開展。各省專項整治工作協調小組印發《關于做好專項整治自查自糾和案件查辦工作的通知》,就各地各部門和國有糧食企業履行主體責任、監管責任和執行責任自查自糾工作提出具體要求,細化監督工作措施。如安徽省合肥市發改委督促指導各縣(市)國有糧食企業,聚焦糧食收購、儲存、銷售環節可能出現的以陳頂新、“轉圈糧”、先收后轉、壓級壓價、擅自動用置換、盜賣、違規擔保、空進空出、虛報損耗等問題開展自查自糾,形成工作臺賬,并明確問題類型、責任人、整改情況等。

          以省市縣三級聯動方式,聚焦糧食購銷領域開展專項巡視巡察。糧食購銷系統相對封閉,其違紀違法問題具有一定潛伏期和隱蔽性。必須在加強日常監督的同時,積極借助巡視巡察、督查、審計等部門力量,及時發現影響糧食安全的腐敗問題、排除糧食領域的風險隱患。目前,各地通過開展巡視巡察,對糧食購銷系統進行全面深入“政治體檢”,深入了解落實黨中央關于糧食安全決策部署、履行主要職能等情況,著力發現糧食收購、存儲、銷售等環節存在的腐敗問題和不正之風,了解各類監督檢查發現問題整改落實情況。

          堅持邊查邊改邊治,以實現糧食購銷領域長效常治為目標狠抓工作落實。在查清問題的同時,紀檢監察機關注重分析研究涉糧腐敗案件深層次原因,通過提出紀檢監察建議、開展政治生態研判等方式,督促案發地區和單位堵塞漏洞、加強監管、補齊短板。如福建省紀委監委會同糧儲部門推動加快出臺《福建省糧食安全保障條例》《福建省地方政府儲備糧安全管理辦法》等制度規范,推動專項整治工作由解決面上“個性”問題向破解深層次“共性”矛盾深化。

          本報記者 韓亞棟 管筱璞

        【編輯:田博群】

        來源:administrator  責編:熱播